主页 > IT网站 >免捱针之苦‧首创口服新药‧降低多发性硬化症复发 >

免捱针之苦‧首创口服新药‧降低多发性硬化症复发
2020-06-18

免捱针之苦‧首创口服新药‧降低多发性硬化症复发日前,国内引进了一种含有Fingolimod的DMT类新药,首创口服投药方式,阻止致病淋巴球进入中枢神经系统攻击髓鞘,MS病患可免去捱针之苦。多发性硬化症(Multiple Sclerosis,MS)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(大脑和脊髓)的自体免疫疾病,意指自己的免疫系统无法分辨敌我,继而自相残杀。过去,MS病患只能赖以打针方式,接受干扰素或其他免疫调节治疗(DMT)。日前,国内引进了一种含有Fingolimod的DMT类新药Gilenya,首创口服投药方式,阻止致病淋巴球进入中枢神经系统攻击髓鞘,要知道髓鞘受损会拖慢甚至中断神经讯号的传导,影响肌肉协调能力,并造成视力受损、半身不遂等症状。脑神经内科顾问珊蒂(Shanthi)医生解释,MS病患的免疫系统,因产生错乱而攻击一种称为髓鞘(神经纤维的保护层)的物质,这种持续性的破坏,会对神经造成永久性的伤害,以致神经失去功能。白人患MS风险较高她说,MS的病因不详,但是数据表明,白人患上MS的风险较常人高,有些学者指MS与环境因素如病毒感染(人类疱疹病毒6型、腮腺炎病毒、水痘带状疱疹病毒)及阳光摄取不足有关。“全球共有200万人因MS折腾,生活没有素质可言。在美国,每10万人当中就有135人患上MS,英国为110人,德国为149人,大马则是一两人,相信此数据处于低报状态。"她说,国内MS发病年龄为20至40岁,好发于女性,而且80%的病患为复发型多发性硬化症(Relapsing-Remitting MS)。复发型是指MS症状可在每次发作后复原,一段时间之后,症状再度出现,随着时间反覆发作和缓解。这是最常见的MS型式。除了复发型MS,MS也分为初发恶化型(Primary Progressive MS)及后续恶化型(Secondary Progressive MS)。初发恶化型MS是指病患首次发病后即无缓解,病况日益恶化;后续恶化型MS病患在发作初期仍能够复原,但后来随着症状逐渐发作,造成病况日益严重而无法复原。她指出,MS对生活素质所造成的影响,比糖尿病及癫痫症更严重,大约50%的MS病患在20年的病情进展中,只能以轮椅为伍,85%终日疲累,提不起劲做任何事。“目前MS尚未有治癒方案,而身为第一线治疗的DMT,由于都是打针输药,不便之余,也让病患深受皮肉之苦,因此口服新药的引进有效提昇病患的用药意愿。"阻淋巴球攻击中枢神经诺华(Novartis)製药厂医药主任张碧华医生披露,口服新药Fingolimod是一种DMT,结构和人体的鞘氨酸(sphingosine)非常相似,能对淋巴球(一种白血球)上的鞘氨酸1-磷酸盐受体(S1PR)起作用。“在MS病患身上,淋巴球是破坏髓鞘质的主兇,后者是神经讯息传导物质。Fingolimod通过附着在S1PR表面,将淋巴球困在淋巴结内的机制,不让它出来攻击中枢神经系统。"她说,一项取名为TRANSFORMS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显示,每天一剂0.5毫克的Fingolimod,有助于降低52%的MS复发次数。在这个为期1年的研究中,研究单位录取了1292名MS病患,分为干扰素β-1a(MS公认疗法)注射组及Fingolimod口服组。“结果发现,Fingolimod不只在减低复发率功效中优于干扰素β-1a,而且也能减缓疾病活性。磁力共振扫描(MRI)脑部报告显示,受试组的新增病灶区显着低于对照组。"她提及,另一项涉及1272名MS病患的FREEDOMS试验也证实了Fingolimod的有效性。在这项为期两年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中,来自22个国家的复发型多发性硬化症(Relapsing-Remitting MS)病患被分成3组,即0.5毫克Fingolimod组、1.25毫克Fingolimod组及安慰剂(无效治疗)组。新增病灶区显着减“结果显示,前两者有效降低MS复发率,分别为54%及60%,同时在改善疾病致残率方面,以30%及32%凌驾安慰剂组。这些受试者受邀持续接受试验,以让研究单位评估新药长期使用的安全性及有效性。"她提醒,由于此药会升高肝酶指数、降低白血球数量及心率,因此有肝损伤、肝炎、心脏病或相关危险因子如高血压的MS病患,要在医生的监测下小心用药。“有些MS病患在服用了第一剂Fingolimod后,心率会减缓,即所谓的心搏过缓(bradycardia),不过病患不必过于操心,因为心率一般会在1个月内恢复正常。"真实案例花近20年才确诊病患身体遭严重摧残马来西亚多发性硬化症学会(Multiple Sclerosis Society of Malaysia)主席柏玛柏尼克(Padma Panikker)身受MS折腾已有38年,发病时因为是70年代,国内医疗设备匮乏,很多医生对MS一窍不通,其中一位精神专科医生还宣判她患上精神病,这让她很受挫。65岁的柏玛和丈夫育有3名孩子,目前是一名自雇人士。她说,当时国内尚未引进M R I及DMT,她用了挺长的时间才找到医生看对诊,之前甚至有医生误诊她患上脑瘤。“虽然脑神经科医生是根据种种临床表现,诊断我为MS病患,但是为了进一步确定病情,他转介我到另一间医院看精神专科医生,岂知这位医生的言行表现,就像一把刀直插我心口,那是我毕生无法忘记的痛。"她说,MS来袭时患者会突然无力摔倒,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与精神科医生会诊的当儿。她以为医生会扶她,但是对方却含血喷人:“你别假装跌倒,我知道是你心理生病了。"往事不堪回首,她直言从发病到确诊,她花了将近20年的时间,身体早已被MS严重肆虐,尤其是她那不再清晰的右眼,但是她凭着自己的坚强毅力勇抗病魔,如今尚能开车自理,上班之余还到处办MS推广活动,这个精神是值得大家敬佩的。针对新一代DMT的引进,她说这是大马MS病患的福气,“如果当年国内有DMT,或许我的右眼视力就不会人影幢幢,身体也不会遭到这幺大的摧残。"/良医‧报道:唐秀丽‧2012.11.06


上一篇:
下一篇: